• <td id="okkm6"></td>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國是春秋

    鄧小平與《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形成(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3年第6期  作者:陳東林  點擊次數:

     

    我們評價和紀念毛澤東,離不開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 《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以下簡稱 《決議》)。這是在鄧小平主持下起草的一個劃時代的文獻,奠定了全黨全國對毛澤東評價的重要原則和堅實基礎。經過40年的風云變幻,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個《決議》提出的原則和判斷,像鄧小平當時所講的一樣,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是推不倒、站得住腳的。


    1981年6月27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在北京舉行。會議一致通過了《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中央決定先搞一個簡單的文件進行嘗試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后,如何評價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成為全黨和全國關注的一件最大的事情。如何評價毛澤東晚年仍然堅持的“文化大革命”,又成為評價毛澤東的焦點。

    1978年12月13日,鄧小平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語重心長地說:“‘文化大革命’已經成為我國社會主義歷史發展中的一個階段,總要總結,但是不必匆忙去做。要對這樣一個歷史階段作出科學的評價,需要做認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經過更長一點的時間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評價,那時再來說明這一段歷史,可能會比我們今天說得更好?!币虼?,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中對此有暫時放一放的想法?!皩τ凇幕蟾锩?,適當作為經驗教訓加以總結,統一全黨全國人民的認識,是必要的,但是不應匆忙地進行?!?/span>

    另一方面,三中全會為六十一人冤案和彭德懷、陶鑄等人平反,提出要處理康生、謝富治的問題,已經揭開了否定“文化大革命”的蓋子,不對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作出一個代表中央的結論,后面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工作就難以順利進行。如果這個結論作得不好,也會引起思想混亂和黨內矛盾糾紛。因此,中央決定先搞一個簡單的文件進行嘗試。

    1979年6月,中央決定,在10月建國30周年國慶時,由葉劍英代表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作一個講話,對建國以來30年的歷史,特別是“文化大革命”,作一個總結性的評價。時間緊迫,起草任務落在了“黨內一支筆”胡喬木肩上。

    鄧小平對起草國慶講話給予了極大的重視,先后四次找負責人胡耀邦、胡喬木、鄧力群談話。9月4日,他對胡耀邦等指出:現在的稿子,對毛主席的地位、作用、貢獻講得太弱了。要使人們看了文章以后得出一個總的印象,我們的黨和人們現在是在真正搞毛澤東思想,完整準確地學習、運用毛澤東思想,是真正將毛澤東制定的路線、方針、政策付之實現;無論如何不能叫人看了以后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否定了毛澤東。9月12日,他看過再次修改稿后說:“現在這個稿子,對毛主席講夠了,這樣很好?!?/span>

    9月29日,葉劍英代表中央在國慶30周年大會上發表了這個講話,得到了全黨全國的初步認同。同時,由于時間緊迫和黨內尚未形成比較一致的意見,這個講話又只是一個過渡、一個嘗試和準備。講話肯定了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對毛澤東的錯誤沒有任何直接點名批評,而是采取了省略主語的辦法。講話雖然通過批判林彪、“四人幫”實際上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實踐,但還沒有在性質和理論上明確否定。

    胡喬木對此作了說明:這是一個慶祝講話,不是對過去30年作全面總結,那樣的總結只能在另外的時間通過另外的會議,經過詳細的討論,作出正式的專門的文件。因此,國慶講話以后,全黨全國希望進一步作出正式歷史決議的呼聲更高。中央水到渠成地作出了決策。

    10月30日,胡喬木、鄧力群在北京西城區前毛家灣1號的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辦公室,召集有關人員會議傳達了鄧小平同胡耀邦、姚依林、鄧力群的談話:中央常委研究,準備為明年五中全會、六中全會和后年十二大做準備工作。起草建國以來黨的歷史問題決議,現在就著手,明年底六中全會討論通過。鄧小平宣布,決議的起草工作在中央常委領導下進行,鄧小平主持,胡耀邦、胡喬木、鄧力群組織實施。胡喬木負責起草工作,鄧力群負責組織和交流工作。他還說,有了國慶講話,歷史決議就好寫了。以講話為綱要,考慮具體化、深化?!稕Q議》的起草工作正式拉開帷幕。

    起草小組開始在西城區前毛家灣工作,后來搬到西郊萬壽路新六所,一度還去過玉泉山。小組成員有袁木、龔育之、鄭必堅、盧之超、鄭惠、邵華澤、石仲泉、席宣、衛建林等,這些人后來都成為著名的理論家和黨史專家。

    《決議》起草歷時20個月,較大的修改共9稿。鄧小平在主持過程中,從確定總原則、設計結構到判斷是非、修改文字都傾注了極大的精力,共作了13次專門的重要談話和講話,其中有9篇已經摘錄收入《鄧小平文選》。

    ▉鄧小平一開始就抓住了《決議》“最重要、最根本、最關鍵”“最核心”的問題

    經過三個多月的討論,根據胡喬木的設想,1980年2月,起草小組拿出了第一份提綱。提綱分五個部分,其中第三部分“文化大革命”和第四部分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評價是重點。鄧小平看了提綱,3月19日第一次找胡耀邦、胡喬木等人談起草小組的提綱。他說:我看了起草小組的提綱,感到鋪得太寬了。要避免敘述性的寫法,要寫得集中一些。對重要問題要加以論斷,論斷性的語言要多些。當然要準確。

    鄧小平說:“中心的意思應該是三條:第一,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這是最核心的一條。不僅今天,而且今后,我們都要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钡诙l是對建國30年來歷史上的大事,要作出公正的評價。第三條是通過這個決議對過去的事情作個基本的總結。十一屆五中全會為劉少奇平反的決定傳達下去以后,一部分人中思想相當混亂。有的反對給劉少奇平反,認為這樣做違反了毛澤東思想;有的則認為,既然給劉少奇平反,就說明毛澤東思想錯了,這兩種看法都是不對的。必須澄清這些混亂思想。

    鄧小平指出,要正確地評價毛澤東思想,科學地確立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就要把毛澤東思想的主要內容,特別是今后還要繼續貫徹執行的內容,用比較概括的語言寫出來。同時他又指出,要對“文化大革命”時期毛澤東的錯誤進行實事求是的分析。

    4月1日,鄧小平再次找胡耀邦等人談話,補充指出兩條:“總起來說,1957年以前,毛澤東同志的領導是正確的;1957年反右派斗爭以后,錯誤就越來越多了?!薄爸v錯誤,不應該只講毛澤東同志,中央許多負責同志都有錯誤?!灰斐梢环N印象,別的人都正確,只有一個人犯錯誤?!?/span>

    以后起草《決議》的過程證明,鄧小平一開始就抓住了《決議》“最重要、最根本、最關鍵”“最核心”的問題——對毛澤東、毛澤東思想的評價,而且有預見性地指出了要警惕兩種錯誤傾向。

    鄧小平的決心使《決議》的起草圓滿地解決了評價毛澤東、毛澤東思想的關鍵問題。從面貌一新的第七稿開始,進入具體修改的最后階段。胡喬木抱病修改了十天,又因為膽囊炎再次病倒住院。在醫院里,他忍著劇痛堅持對稿子又修改了一遍。

    根據鄧小平的意見,7月3日,中央書記處召開會議,胡喬木對起草中沒有實現鄧小平的要求,即舉起毛澤東思想的旗幟,作出完整準確的解釋,統一全黨的思想,作了自我批評。隨后,起草小組開了三天座談會,胡喬木作了八次講話。他給毛澤東思想總結了三條基本原則:一是實事求是,二是依靠群眾,三是獨立自主、自力更生。重寫中,關于“文化大革命”部分,他總感覺寫得不滿意,就自己動手寫,提出了一個“內亂”的新說法,解釋說:“內亂”不一定是反革命,里面有反革命和叛亂的因素。對于毛澤東思想,他也提出了一個新說法:毛澤東晚年錯誤,不屬于毛澤東思想的科學理論體系。這就解決了批判毛澤東的晚年錯誤與同時肯定毛澤東思想的“互相打架”問題。

    當時,有傳言說,這個歷史決議只是暫時維護團結用的,將來要翻案,要全面否定毛澤東。8月10日,鄧小平同胡耀邦、鄧力群談話說:所謂有些人將來要翻案,無非是翻主席功過的案。只要我們把主席的功講夠了,講得合乎事實,我看翻也不容易翻。至于他的錯誤,太明顯了,但畢竟是第二位的,有這句話就行。鄧小平還說,錯誤不止是主席一個人有。五七年反右,我就是個積極分子?!按筌S進”,總理、少奇我們這些人也發熱嘛,也相信畝產多少多少斤?,F在宣傳總理、少奇有神化的現象,我們不能宣傳個人創造歷史的唯心史觀。

    ▉第三稿提交黨內4000名高級干部討論

    9月10日,起草小組寫出了第二稿,采取主要講正確方面的寫法,大大加強了正確評價毛澤東、毛澤東思想的分量,起點有很大提高。印發各省、市、自治區負責人會議討論再次修改后,10月作為第三稿提交黨內4000名高級干部討論。參加討論的有省軍級以上干部,老同志,黨內有思考見解的專家。大體上分為四個組:

    中直機關,大約350人,分8個組。

    國家機關,大約450人,分16個組。

    軍隊系統,大約400人,分11個組。

    地方,大約3000人,每個省、市、自治區一個組。

    當時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學員大約1600人,也參加了討論。

    6月27日,鄧小平看了第一稿后找胡耀邦等人談話,一針見血地指出:“《決議》草稿看了一遍。不行,要重新來。我們一開始就說,要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現在這個稿子沒有很好體現原先的設想?!彼麖娬{說,重點放在毛澤東思想是什么、毛澤東正確的東西是什么這方面。晚年錯誤要講,但是要概括一點,要恰當。他還說,單單講毛澤東的錯誤不能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是一個制度問題。

    參加討論的老同志,有王震、薄一波、譚震林、李維漢、陸定一、劉瀾濤、李井泉、韓先楚、陳錫聯、黃火青等40多人。

    討論從10月中旬到11月下旬,進行了一個多月。隨時集中反映有代表性的意見,寫出各期簡報上報中央,簡報共寫了1000多期。起草小組先分散在北京各組聽取意見,然后到全國各地聽取意見。

    這是黨內一次民主大討論。氣氛十分熱烈,大家暢所欲言,出現了熱烈的議論和爭論,焦點集中在對毛澤東、毛澤東思想的評價上。

    “文化大革命”雖已過去幾年,但有不少遭受打擊和沖擊的人的感情偏激,仍然沉浸在“揭、批、查”運動之中,一些被迫害致死干部的遺孀把討論與平反冤假錯案聯系起來。加上還沒有“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資料和研究論著,對過去的許多事件真相并不十分清楚,有些未經核實的傳聞在會上散布后,也激起了不少情緒化的發言。因此,出現了一些對毛澤東嚴厲批判甚至否定的言論。

    大多數人認為毛澤東功大于過。許多老同志以親身經歷說明,毛澤東的歷史功績是無人可比的。李維漢說,是誰第一個發現了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是誰提出槍桿子里出政權?是誰第一個打起了井岡山的紅旗?是誰同教條主義斗爭,創造性地把中國革命實踐和馬克思主義結合起來?只能是毛澤東!何長工說,毛澤東在解放戰爭時期,頂住了斯大林的壓力,推翻了國民黨政府,他在關鍵時刻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傅鐘說,西安事變和抗美援朝戰爭前夕,形勢錯綜復雜,都是毛澤東提出了正確的主張。陽翰笙說,有些人只看到“文化大革命”中自己“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忘記了毛澤東率領我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國的偉大功績。在這個問題上不能動搖。曾經被毛澤東錯誤定為“反黨集團”成員、長期蒙受打擊的黃克誠,專門就毛澤東的歷史功績寫了一篇文章,真誠地闡述自己對毛澤東的高度評價,在討論中產生了很大影響。

    江西省委的同志認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并非一點事實根據都沒有,不能說是任意制造出來的,他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做了幾件有益于人民的事。舒同認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主觀愿望是好的,他重用林彪、“四人幫”是嚴重錯誤,但不能把錯誤全算在他頭上。史紀言說,《五一六通知》、“十六條”、開除劉少奇黨籍,都是黨的會議通過的,其他同志也有責任,黨犯了錯誤。

    林默涵、趙易亞等認為犯錯誤是由于制度不健全及其他問題造成的,王明沒有什么功勞,我們黨作第一個歷史決議也沒有寫他的惡劣品質。要從大局出發,避免把精力引到枝節上去。

    還有些人認為,毛澤東思想里有很多錯誤,不是科學理論體系,不應當再提;把毛澤東晚年錯誤思想和毛澤東思想區別開來,等于毛澤東個人的思想不代表毛澤東思想,在邏輯上講不通。胡績偉建議,十二大修改黨章時,應該把毛澤東思想去掉,因為八大黨章就沒有提毛澤東思想。王若水說,如果我們開了這樣一個先例,正確的算毛澤東思想,不正確的就不算,那對其他人可不可以這樣?

    多數人同意提毛澤東思想。有人從科學發展史上專門作了解釋:為什么不把毛澤東晚年的錯誤思想也算作毛澤東思想呢?這些同志不了解,在科學發展史上,凡是以個人名字命名的“理論”“主義”“定律”“學說”,都指他對某一科學的新貢獻、新創造,不包括他的其他思想和言論。達爾文主義、康德主義、黑格爾主義、馬克思主義,都不包括達爾文、康德、黑格爾、馬克思個人言行,就是他們的著作,也不一定都代表他們的主義和學說。王觀瀾說,說毛澤東違背了毛澤東思想,是不矛盾的,是實事求是的,區別開來很有必要。

    起草小組成員在聽取中對一些史實進行了澄清說明。如一位文化界的老同志質疑說:毛澤東取得領導權后,張聞天在延安時期為什么被撤銷總書記職務,是不是“非法”?胡喬木特地查閱了研究文章,給他寫信說明:1937年12月,根據共產國際的意見,中央書記處進行了改組,不再設總書記,由張聞天、毛澤東等數位同志組成書記處進行領導。胡喬木并就此事問了陳云,陳云也說這一段時期沒有明確的總書記職務和名義,1941年后張聞天不再召集書記處會議,并不是到那時才不擔任總書記。

    討論中的一些錯誤言論雖然是極少數,但言辭激烈,影響很大。

    由于對前述問題存在著比較大的分歧,因此討論中周揚、賀敬之、趙守一等不少人從維護黨的團結出發,提出是否暫時不作這個決議了。理由是:對毛澤東的評價、寫不寫毛澤東思想,認識不統一,粉碎“四人幫”才幾年,離六中全會只有幾個月時間了,時間緊迫,也不能做一個妥協的混合物。擔心倉促中作不好決議,引起爭論,影響今后的建設,不如留待十二大以后去作。李一氓、焦若愚等認為,如果達不到統一思想的目的,決議可以暫時不對毛澤東評價,只對“文化大革命”作出結論。黃華、馮文彬等人則認為,這個稿子已經很好,決議不能再拖了,我國已經進入新的歷史時期,不分清是非,就不能領導人民完成建設四個現代化任務。不拿出決議,國際上也會眾說紛紜。而且,老一代革命家還健在的時候,作這個決議最有利。他們轉述葉劍英的話說:要抓緊啊,老同志一天比一天少了,要有緊迫感。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噜噜色噜噜网色妞网AV
  • <td id="okkm6"></td>